首页> 其他类型> 万人迷的王姬今天成亲了吗> 第134章 故人长相忆

第134章 故人长相忆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一秒记住【顶点小说】 dingdian666.com,更新快,无弹窗!     当天夜里,迦夜和怀秋同时守在了茯欢的床前。
    “三带一。”
    “压。”
    他们三个人不是干巴巴的大眼瞪小眼,而是玩起了斗地主。
    对于欺负新手菜鸟,茯欢那叫一个得心应手,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相比起迦夜,怀秋似乎上手得更快。
    这不她才刚打出一个连对,就被怀秋压死了。
    真是好生奇怪。
    “怀秋,你之前玩过吗?”
    对上茯欢狐疑的眼神,怀秋持牌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。
    隔着微微闪烁的烛光,他摇了摇头。
    “并未。”
    一个回合下来,又是茯欢这个当地主的获胜,但明明怀秋手里是有炸弹的,可他就是不出,就好像在故意让着她一样。
    输家的惩罚还是和之前的一样,在脸上贴纸条。
    迦夜整张俊脸已经埋没在了纸张中,他扒拉了一下挡在眼前的纸条,语气有些气急败坏:“再来一局!”
    茯欢瞅了眼外面的天色,随即抱起手来:“小飞飞,你可是还欠着一张呢。”
    说完,茯欢又在迦夜的脑门上贴了一张纸条。
    她的目光转而移向了一旁的怀秋。
    怀秋眸光一颤,乖巧地凑上前来。
    熟悉的感觉又侵袭而来。
    此情此景,茯欢总觉得似曾相识。
    尤其是怀秋把原本墨绿的瞳色掩盖之后,不论是神态还是别的什么,茯欢就是觉得像极了小哑巴。
    她不动声色地隐下心底的思绪,也在怀秋额头上贴了一张纸条。
    “快女人,再来一局。”
    迦夜已经迫不及待了,主动把牌堆里的牌洗好,谁曾想一只纤纤玉手挡住了他的动作。
    茯欢没好气地说道:“该干正事了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屋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    茯欢连忙说道:“快收拾一下。”
    迦夜和怀秋刚把脸上的纸条摘下藏好,屋门就从外面被一脚踢开。
    一个身着灰衣的男子踏入屋里,气势汹汹的,一看就是来者不善。
    茯欢故意用手绢掩面,露出惊恐的样子:“你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幸好怀秋和迦夜并没有换掉女装,立即进入状态将茯欢护在身后。
    柳裴风淡淡地扫过,却看到那朱红色的裙装时,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今夜出没在假山后的可疑人果然就是你。”
    虽隔着纱帘,可柳裴风还是一眼看到了茯欢脸上丑陋的伤疤,他眼底满是厌恶之色。
    茯欢身形一僵,伸手捂住了脸上的疤痕,质问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    然后暗暗用另一只手对怀秋和迦夜比了个手势,示意他们往后退。
    柳裴风大步上前,掀开碍事的纱帘,一把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:“不过是替峰主处理一些闲杂人罢了。”
    茯欢被扼制得险些喘不过气来,整张脸瞬间涨红,她咳了几声,眸子看向了面前的那人,瞳孔却在触及柳裴风面容时忽地放大。
    下一秒,她缓缓把挡在脸上手放了下来。
    “柳郎?”
    这一声轻唤,让柳裴风的心脏猛地一颤,他不可置信地盯着茯欢,口吻无比艰涩:“巧娘?”
    茯欢那双翦水秋瞳立即蓄满了泪水,整个人显得慌乱无措:“柳郎,真的是你,你还活着……”
    许是又想起了什么,茯欢眼中的光亮一瞬间又暗了下去,她把带有伤疤的侧脸别过一边去,笑得苦涩:“我如今这副模样,恐会污了柳郎的眼。”
    柳裴风细细打量着她的眉目,虽与多年前有所变化,但熟悉的样子还在,还是那个令他念念不忘的巧娘。
    他恍然惊觉先前流露出的厌恶,随即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    听到声响,茯欢诧异地转过头来,看到柳裴风脸上鲜红的指印,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又在半空中顿住。
    “柳郎,你这是做什么?”
    柳裴风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,眼眶渐渐红了:“巧娘,是我混账,竟然没认出你来。”
    茯欢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是夺眶而出,她摇晃着头:“不柳郎,这不是你的错,我这副样子,能与你重逢,已是最大的幸事。”
    明面上深情款款,实则背地里茯欢要被自己说的一番话恶心透了。
    不经意地一瞥,茯欢看到了站在柳裴风背后的迦夜怒目圆睁,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前来取柳裴风狗命。
    柳裴风心疼地抚了抚她脸上的伤疤:“巧娘,你受苦了,快同我讲讲这些年你究竟去了何处?”
    茯欢回过神来,准备好的话术脱口而出:“当年你入狱后,我被家里的人禁足在府中,我想逃出去,可每每都会被发现。”
    “后来你的死讯传来,我生了一场大病,病好之后家主为了巩固家族的势力,将我许给许家少爷做小妾,没曾想我刚嫁过去,许家就被灭门了,我带着我的陪嫁陪嫁丫鬟逃了一出来,一路逃到了苍溪村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茯欢低下头来,嗓音哽咽:“我没有去处,想着在村里了此残生也好,可是一场大火,将我……”
    柳裴风不忍再听下去,他将茯欢揽入了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:“没事了巧娘,以后有我在,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    茯欢对着迦夜挑了挑眉,嘴上却道:“柳郎,你总是待我这般好。”
    迦夜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,而一旁的怀秋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拳头。
    到底被陌生人抱着还是不习惯,茯欢主动退离了开来,她侧着身:“可是你当真不介意我这张脸吗?”
    柳裴风温柔抚摸着她的鬓角:“巧娘,你是我的妻,当年是我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护你周全,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,还好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。”
    他眼底的深情和爱意不是假的,他是真真切切爱着巧娘。
    茯欢心里难免一阵唏嘘,如果巧娘还活着,听到这番话也不知是喜是忧。
    “可是厉长术他……”
    柳裴风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:“峰主那边,我会去解释。”
    “毕竟我与他相识多年,又是挚友,想必他会理解。”
    茯欢欲言又止:“柳郎,苍溪村的那一把火可是厉长术放的?”
    柳裴风没曾想茯欢会提到这件事情,面露惊讶:“巧娘,你怎会知道?”
    茯欢低笑了一声,周身萦绕着苦涩:“柳郎,若他知晓你与我是夫妻,恐不会留我。”
    柳裴风闻言,下意识地松开了茯欢,声音沉了下来:“巧娘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    茯欢脸上闪过一丝受伤,双脚往后退了一步。
    仅仅这么一个动作,又让柳裴风变得越发愧疚:“巧娘,我……”
    “苍溪村的事情不能被外人所知,而你也会因我的出现有了软肋,厉长术和乌山峰都容不下我。”
    乌山峰虽然声名狼藉,可如此大规模的屠杀村民终归是会引起一些江湖侠士的愤慨,总会阻挠到厉长术以后继续寻找丹药。
    柳裴风同厉长术是至交好友不假,但当威胁到各自利益时,这份友情又能维持多久呢?
    倘若厉长术知道柳裴风身上有着一份能压制世家大族的名单,又会如何呢?
    柳裴风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他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动弹。
    良久,他无比郑重地牵起茯欢的手来。
    “巧娘,我不能再失去你了。”
    茯欢勾起了唇角,看来他心底已经有了打算,于是展露出笑颜:“柳郎,往后我都会陪着你的。”
    时候不早了,原本柳裴风想要留下来陪着茯欢,但茯欢以他们的关系暂时不便外露为由,推搡着柳裴风离开了屋里。
    “那我明日再过来看你。”
    柳裴风恋恋不舍地望着站在昏黄烛光中的茯欢,慢悠悠地离开了这里。
    直到再也看不到那个身影,茯欢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不料她刚回到屋里,就撞入了两道幽怨的目光之中。
    “女人,小爷吃醋了!”
    “今日之举,不妥。”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另一边的柳裴风停了下来,吩咐躲在暗处的探子:“去查查济州许家少爷是否真的有纳过一房小妾。”
    他这些年查到的消息,无一都是巧娘因病去世、流落他乡、下落不明,或许这些消息都是有些人故意给他听的也不一定。
    “还有,时刻给我盯着那屋中人的一举一动。”
    探子犹豫了片刻,还是问出了声:“主子这是不信她?”
    柳裴风负手而立,抬头看着天际,话音夹杂了无限的怅惘:“失而复得的东西,谁又能保证与当初一般无二?”
    探子俯身行礼:“属下遵命。”
    萧瑟的晚风中,柳裴风摊开手掌看向了那一串红豆吊坠。
    下一瞬,那串吊坠化为齑粉。
    “巧娘啊巧娘,当年你害我入狱,如今我又该如何待你?”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猜你喜欢: 宠妃在上:王爷,别乱来! 史上最强炼气期 望仙门 国民法医 帝龙 封地1秒涨1兵,女帝跪求别造反 糜汉 青丝轻 我在异次元冒险 李毅唐雪 萌妻粉嫩嫩:哥哥,别硬来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大国军垦 仙木奇缘 亮剑:我有一间小卖部 夜色撩人:嘘,鬼王在看你 重启2008:从拯救绝色女老师开始逆袭 复仇宝宝:无情爹地杀手妈咪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
验证码: 提交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