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都市言情> 周京臣程禧> 第354章 你和他在我眼皮底下玩刺激?

第354章 你和他在我眼皮底下玩刺激?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一秒记住【顶点小说】 dingdian666.com,更新快,无弹窗!     “耳环呢?”
    程禧余光瞟叶柏南。
    周京臣笑了一声,“柏南,抢了我太太的耳环,送梁姜吗?”他迈步,逼近,气场极稳,“一枚太寒酸了,不如剩下的一枚也给你,凑一对。”
    “我即使哪天破产了,不至于抢吧。”叶柏南单手插兜,不露声色将耳环塞在西裤口袋,“告辞了。”
    交错而过的一霎,周京臣漫不经心开口,“叶太太大约没通知你,柏文在4号包厢相亲。我母亲介绍的,与周家是世交,姓林。”
    叶柏南脸上的笑意凝固了。
    “柏文未来岳父是边防部队的功臣,梁局在林伯伯面前也得敬三分。”他继续逼近,两个男人侧脸挨着侧脸,视线撞击着视线,“以后有麻烦,或许林家帮你呢?林家出手,比梁家出手有用。”
    “帮我?”叶柏南扬眉梢,一语戳穿,“是监视我,压制梁家吧。”
    周京臣脸上的笑意愈发浓了,“你清清白白,林家监视你什么呢。”
    “京臣,你手伸得太长了。我警告过你,我母亲,我弟弟,任何人不准碰。”
    “林蔷薇嫁入叶家,保了柏文一辈子荣耀。周家欣赏柏文,好心好意撮合一段良缘,你反而怪罪我了?”
    叶柏南笑里藏刀,“守住自己的后院,万一起火了,我也是好心好意,你别怪罪我。”
    程禧朝南,他朝北。
    面对面擦肩之际,他似有若无蹭了她小拇指。
    那枚珍珠耳环滑入她掌心。
    仿佛有一股静电,从指尖蹿升至腰椎,恣意流淌,程禧蜷起拳,扭头,男人身躯在光影朦胧的走廊,显得格外峻拔,寂寞。
    周京臣站了一会儿,侧身,抚摸程禧耳朵,“怎么弄没的。”
    “我没察觉。”
    “他贴着你讲话,讲得缠绵悱恻,你注意力当然不在自己这里。”周京臣喜怒不辨打量她。
    “我挣扎了,挣不开。”她仰头。
    “就没有享受?放纵他?”灯光有多么温柔,他表情有多么冷清,“我抓住很多次了,没抓住的时候呢。”
    程禧呆滞望着他。
    “如果我来迟一步,他吻上你了,你向我坦白吗。”
    她不答复,径直走。
    周京臣攥住她左手,掰开,赫然是左耳环。
    “在我眼皮底下玩刺激?”他恼了,“我瞎吗?”
    程禧奋力甩他,甩不掉。
    手腕勒出一圈红痕。
    他强行替她戴上,她越是闹,他越是戴,耳针捅入洞,猛了点,凶了点,皮肉刺疼。
    程禧捂住耳垂。
    周京臣亦是喘粗气。
    “戴好了?”她歪着脑袋,灼烧的痛感。
    相顾无言。
    她拐了个弯,回包厢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叶柏南停在4号包厢门口,焚了一支烟。
    服务生进进出出,上菜,撤菜,门一开一合,他盯着屋内的一男一女。
    “我十八岁读警校,二十一岁实习,二十二岁分配到重案二组,二十五岁晋升重案一组。”叶柏文一五一十说,“腹部有刀伤,不影响生育;臀部有子弹伤,影响美观。”
    林蔷薇呛了一口汤,叶柏文绅士,递她纸巾盒。
    “美观?”
    “男人喜欢美女,女人也喜欢美男,我有疤痕,很丑,很狰狞,你不嫌弃,咱们再接触。假如你嫌弃,我不打算整形,你换个相亲对象。”
    “你不像和女人相亲。”林蔷薇托腮,忍笑,“像是和组织汇报案情。”
    “我汇报完毕。”叶柏文坐姿端正,“你什么情况。”
    “喜欢过一个青梅竹马,长达十五年。”她平静,“没在一起。”
    “他喜欢男人。”
    林蔷薇一噎,“他结婚了...”
    “和男人在国外注册结婚了。”叶柏文认死理。
    “和女人!”她噗嗤笑,下一秒,倏而忧伤,“比我年轻,比我模样讨喜。”
    “你何必妄自菲薄。世间的爱与被爱,无关你美不美,关乎运气,圈子,刹那的感觉。”叶柏文安慰她,“凭你的条件,会嫁出去的。”
    林蔷薇实在好笑,“你的确是钢铁直男,分明好听的话,你一讲,不中听了。”
    叶柏文点头,“抱歉。”
    “你哥哥扶持了李家的二位公子,和京臣作对,你知道吗。”来的路上,林蔷薇在副驾椅,周淮康夫妇在后座,谈论这件事,“李家大公子嫖赌,二公子贪污公款,险些拖累垮了李氏集团,你哥哥扶持他们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从不管叶家的生意。”叶柏文蹙眉,“但我大哥不是这种人,他礼义仁孝,学识渊博,全市只有两位三十岁以下的航天专业总工程师,一个是周公子,一个是他。”
    这时,叶柏南叼着烟,敲门。
    “你出来。”
    语气淡漠,不善。
    “失陪。”叶柏文撂下餐具。
    “周家介绍了对象,瞒着我?”长兄的气势,强悍压人。
    “梁家家宴是大事,我相亲是小事。”叶柏文也不明白,家宴和相亲都在徽园,一门之隔,母亲为什么瞒大哥,因为周淮康牵线?如今,出轨,老相好...铺天盖地的,母亲忌讳、低调,倒是情理之中。
    “合眼缘吗?”
    “还可以。”
    “拒绝她。”叶柏南下死命令。
    叶柏文一愣。
    “你在北方工作,林家显赫,不肯让女儿远嫁,你卸下这身警服,去南方入赘吗?”
    “林家同意她远嫁。”
    叶柏南眯眼。
    “她家风好,性格也好。”叶柏文郑重其事,“我职业危险,她父亲职业更危险,我常年在一线,无法兼顾家庭,林家理解我,她体谅我。”
    片刻,他问,“哥,外界流言是不是真的?”
    “什么流言?”
    “母亲和周老先生...生了我。”
    叶柏南掐了烟,“你是叶家血脉。”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“初恋。”
    叶柏文脸色难看,“一直藕断丝连?”
    “几十年没联系过,今年才联系。”
    仍旧是片刻的沉默。
    “柏文,娶林家女儿,不行。和周家相关的,一律不行。”叶柏南严肃警告,将烟头浸湿在走廊的垃圾桶。
    扬长而去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叶柏南返回1号包厢,梁姜诧异,“洗了这么久?”
    “酒渍不易清洗。”他面不改色坐下,“周家的家宴在2号包厢。”
    “普众寺的住持说今天是吉日,官太太们信佛,周家和梁家同一天家宴,不稀奇。”梁姜审视他,“程禧嫁作人妇,你眼睁睁送她出嫁,心里不是滋味吧。”
    她既嫉妒,又庆幸,嫉妒叶柏南惦记程禧,念念不忘;庆幸周京臣和程禧领证了,权富夫妇‘离婚’的代价比普通夫妇大得多,财产、口碑、子女...周京臣接管了李氏集团,是二代子弟中最富贵的,程禧生下唯一的孙辈,在周家、李家的地位牢不可破,至少到手十几个亿了。有传言,周京臣立了遗嘱,一旦发生意外,李氏集团所有的股份,由程禧继承。
    相比之下,叶柏南待她,不及周京臣待程禧的十分之一。身边女人享尽了宠爱,出尽了风头,她样样凌驾在程禧之上,又样样失意。
    “招待你家的亲戚,你耍性子,分清场合。”叶柏南无波无澜。
    “你不能哄一哄我?”梁姜五脏六腑窝了火。
    叶柏南握了一下她手,“见家长的喜庆日子,高兴一点。”
    她堵得不上不下。
    他永远是不凉不热,不亲不疏。
    像一阵冬日的雾,诱人迷惑,有挑战性,琢磨不透。
    酒过三巡,梁夫人问叶柏南,“周家在隔壁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“你和姜姜去现场喝杯喜酒吧。”
    叶柏南俯下身,“周家是举行小型家宴,正式婚礼在明年,没邀请梁家,大概率在婚礼名单上。”
    梁夫人清醒,“老梁和黄老二有矛盾,黄老二是周淮康的学生,周家不会请梁家出席婚礼。”她撂下筷子,“估计会请叶家,你今日不愿去,姜姜自己去。”
    “我陪梁姜。”叶柏南从椅子上起来,带着梁姜去隔壁。
    周京臣搂着程禧正在给女眷敬酒,虽然各自赌了气,众目睽睽下,他有世家子弟逢场作戏的觉悟,她也懂得维护周家颜面。
    女眷有两桌,一桌是大官太太,坐着黄二太太、孙太太和几位不熟悉的夫人,其中一位是周淮康秘书的二婚妻子,在一所重点初中教英语;一桌是小官太太。
    敬完了男宾,开始敬女宾。
    “祝周公子再生三胞胎!”孙太太一贯是八面玲珑,炒气氛的高手,一边喝酒,一边调笑周京臣,“一胎练练手,二胎怀三个,是周公子的实力呢!”她拍了拍他脊背,“这身板,战斗十年八年的,不成问题啊——”
    全场大笑。
    周京臣一饮而尽,“生儿育女随缘,禧儿体弱,膝下有一子,我满足了。”
    孙太太斟第二杯酒,“那我祝周公子夫妇恩爱白头,七、八十岁也蜜里调油!早晨吻,晚上吻,周公子的假牙不掉地上,掉进周太太嘴里。”
    全场又大笑。
    “佩芳啊——”周夫人笑岔气,唤孙太太名字,“你醉得浑话了,你收敛些吧!”
    周京臣无奈,一口干了酒,“我喝,您饶了我。”
    孙太太准备了一箩筐的吉祥话,念一句,他喝一杯,一轮喝下来,人半醉了,眼神微醺了。
    程禧站在一、二桌之间,鼎沸声中,二桌在闲聊。
    “一个贪污犯的女儿,母凭子贵上位周太太了。”戴眼镜的太太吃饱了,端着瓷碗漱口,“连神经病的亲妈也母凭女贵了,上个月四十八岁生辰,周公子在王府酒楼大操大办,花费了一百多万,真是风光。”
    “你以为华菁菁和关靓不想母凭子贵啊?”另一个太太反驳,“周公子不乐意娶,女人也怀不上,先认可了女人,再留下孩子的。程禧家世差,他给丈母娘办寿宴,是给程禧和娘家体面,免得她在贵妇圈低人一头。”
    一桌除了孙太太不好应付,其余太太喝酒是点到为止,周京臣转过身,敬二桌。
    两名太太立马换了一副殷勤笑脸,笑着贺喜,夸程禧身材好,气色红润;夸小公子在肚子里不折腾母亲,孝顺,贴心。
    忽然,门推开。
    叶柏南嗓音清亮,“周伯父,周伯母,京臣喜宴怎能缺了我的贺礼呢?”
    梁姜捧着一盒贴了‘囍’字的鸳鸯枕,是梁家亲戚送她和叶柏南的订婚礼,借花献佛了。
    包厢内,谈笑停下,宾客们纷纷观望。
    有八卦,有兴味。
    旧爱在新婚家宴重逢,权贵圈八百年演不了这一出戏。
    按道理,周京臣与叶柏南、周夫人与叶太太,从此是水火不容,‘王不见王’了。
    两代人的‘情史’,一桩接一桩曝光,叶柏文是周淮康私生子的秘闻近期流传开,黄老二这个上级对叶柏文也客客气气,毕竟是恩师的‘小儿子’,恩师不提,也晓得多关照。
    总之,圈里瞧热闹的、等后续的,比比皆是。
    周京臣松开程禧,“你不要过去。”
    独自迎上。
    梁姜把贺礼交给他,“这对鸳鸯枕是一半金器一半白玉,在西郊的姻缘庙开过光,送新婚夫妇寓意最好。”
    他笑,一手拿酒杯,一手接过,“多谢柏南和梁小姐的心意了。明天一早,我们夫妇的贺礼送上门。”
    叶柏南也拿了一杯酒,“京臣,叶家和周家没有亲家的缘分,你近水楼台,横刀夺爱,必须善待禧禧,别辜负她。”
    周京臣面容含笑,目光却凛冽。
    “其实,我钦佩你。周家的公子天潢贵胄,莫说一朵花,你采摘一座花园,也有资本。万花丛中,你偏偏只选了禧禧这朵花,铲除耿世清,算计胡生,包括我,一切阻碍你的,你不惜代价,终于抱得养妹。一万个男人,才有京臣一个情种。”
    周京臣的目光彻底冻了冰。
    “耿、胡两家的公子是遭了算计?”有太太窃窃私语。
    “是挺巧的...”太太回忆着,“沾染了周太太的男人,基本没好下场。”
    “周公子是商场厮杀的狠角色,在情场玩手段,哪个玩得赢他啊。”
    叶柏南风度翩翩,举杯示意他,“新婚快乐。”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猜你喜欢: 陆漪贺琰 九转星辰诀 末世剑仙在都市 恶魔校草的溺宠:甜心咬一口 罗布泊的呼唤:梦回楼兰 封少的穿越小娇妻 我有一座随身农场 战争宫廷和膝枕,奥地利的天命 西游:人在天庭,朝九晚五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溺爱成狂:冷少独占小妖精 夺嫡带上猫 神秘老公,太危险! 傲娇帝的小懒妃 美人鬼骨 带着农场混异界 魔王美食屋 陆晚秦忱 开局合欢宗,被师姐拿捏命脉
验证码: 提交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