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仙侠修真> 我在诸天有角色> 第十九章 人无横财不富,佛国禅音须弥山

第十九章 人无横财不富,佛国禅音须弥山
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一秒记住【顶点小说】 dingdian666.com,更新快,无弹窗!     入暮时分,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已然回了长安城,只留下亲王殿下和诸部主官主持剩下来的环节,六科考试终于全部结束,到了出榜的时间。
    数百名考生安静站在宽大的石坪之上,踮着脚仰着脖子看着那面空无一物的影墙,就像数百只饿了数日的大鹅伸着长长的脖子,等着被人喂食。
    几名书院教习缓步自楼间走了出来,向亲王殿下微微鞠躬行礼,由礼部官员共同确认后,教习们踩着木桌,拖了一桶米浆,随意把一张大红纸贴到了影墙上。
    海浪般的声音呼啸响起,数百名考生就像那数百只终于看到食物的大鹅,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,哄的一声向影墙处涌去。
    宁缺牵着桑桑微凉的小手,被人群挤的东倒西歪,但最终还是奋力杀出了一道血路,挤到了影墙的最下方,第一眼便看向礼科和书科的榜单。在纸张的最下方,他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“宁缺……丁等最末。”
    书科成绩同样如此,宁缺有些恼火地揉了揉脑袋,喃喃自言自语道。
    “不至于啊,就算是瞎答的,我可写了那么多字,而且字写的那么好,难道改我卷子的是个女考官?”
    宁缺目光目光却不受控制地向两旁移去——噫!他瞪圆了眼睛,看着数、御、射三科榜的最上方,看着那一模一样的名字,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,下意识里念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宁缺,甲等最上!甲等最上!还是甲等最上?”
    听到宁缺的不自觉的声音,影壁下方考生们彼此祝贺的声音渐渐变得小了起来,先前众考生只会寻找自己的名字,然后会去看看那些已经声名在外的才子姓名,却极少有人会去注意几个榜单上的无名之辈,自然没有注意到那几个相同的名字。
    “谁是宁缺?”
    “宁缺是谁?”
    “三科甲上?”
    有人震惊抬头看着影壁,惊呼出声,左右询问身旁的同伴,想要打听一下这位三科甲上的宁缺,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    暮色已浓,金色的光线把书院后方那座大山变成了一座极高的神坛,石坪上青石缝间仿佛都透着股暖意,催着人们归去归去,然而已经知晓入院试成绩的考生们却没有离开,围在石坪一角,打量着那名看上去极其普通的少年考生,偶尔会顺带注意一下他身旁那个小侍女,时不时转头低声议论两句。
    考生们的目光很复杂,有疑惑不解有震惊难言,有考生能够在入院试里考出三科甲上,超过了有名的才子,南晋谢三公子,而且事先根本无人听说过宁缺,完全籍籍无名之辈。
    御射两科的弓马本领倒也罢了,那宁缺是被军部推荐,或许能在边塞草原上磨练出来一身好本事,然而他的数科居然也是甲上,要知道谢承运、钟大俊、王颖这三名被寄予厚望的考生,在这一科上也不过是考了个甲等。
    “你数科是怎么考的?”
    有那嘴快的考生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,顿时得到了某些人的响应,质疑不解,口气又有些强硬不服的意味。
    军部今年推选了七十几位待考生,本已惹得长安城里很多人不是那么很愉快,宁缺作为军部推选生居然抢了三科头名,压过了大多数人风头,更让许多出身世家的子弟不爽了。
    “有什么好不服的?宁缺是我朋友,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?人是去红袖招喝花酒叫姑娘都不用花钱的主儿!这世上还有什么事儿他办不到?”
    一个纨绔子弟率先站了出来,这人乃是长安城一位富豪之子,禇由贤,和宁缺乃是狐朋狗友,经常一起去红袖招玩乐,交情很铁。
    话说在长安城里的年轻人们摆阵比架式,最有效的不是比谁家爹的官更大,谁家挣的银子更多,对于大唐这样一个开放活跃的社会来说,社会地位和财富累积随时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,而且那样显得太俗而无味,他们更看重的是个人的才华名声实力,还有就是是谁在长安城里混的最开。
    当然若要在长安城里混的开,也不能完全离了家世背景的作用,可总有那些不怎么忌惮家世背景的地方,比如红袖招,比如各部堂食堂之类的地方,所以谁能在这些地方横行,便成为了彼此较劲的场所。
    禇由贤说宁缺在红袖招喝花酒叫姑娘都不用花钱,并不是羞辱,而是实实在在替他捧场,帮他打名声。果不其然,听到宁缺能够横趟无人敢惹无人敢打白条的红袖招,那些长安青年男女们神情顿时一变,望向宁缺便有了些肃然起敬的感觉。
    宁缺趁此机会带着小侍女挤出了人群的包围,褚由贤见状也连忙跟上。
    “刚才忘了问了,你考的怎么样?”
    禇由贤叹了口气,并未做丝毫隐瞒,凄苦说道。
    “宁缺,我想不明白,这个世界好像出问题了。”
    宁缺闻言一惊,身体微僵,连忙问道。
    “出了什么问题?”
    禇由贤看着宁缺,那张猥琐的脸上露出十分的悲痛和苦恼,费解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家那老头子花了两千两银子给我买了个入院试的资格,我只是来镀金好娶老婆,六科我都是瞎答的,放榜的时候,我看到自己居然考了四科乙上,通过了入院考试!”
    宁缺惊愕无言,半晌后由衷赞叹道。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。”
    “不露相个屁!”
    禇由贤的脸色就像是家中老头子死了,失魂落魄说道。
    “我明明一道题都不会,全都是胡乱答的,甚至有些直接交了白卷,就这样还能考乙上,这只能说明书院的教习们都疯了。”
    宁缺思考了会儿,也毫无头绪,只能猜测道。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你家使了银子?”
    禇由贤闻言更加愤怒了,眼睛都瞪大了,大声道。
    “谁听说过书院能靠银子进来读书的?而且那老头子只出了两千两银子,两千两就只够我在红袖招里包四个月,够干个屁事儿!”
    远处长安城内,东城某家银坊深处的圈椅上,某位身材极为发福的老爷子正肉疼看着自家的帐簿,泪眼婆娑的叹息道。
    “二十万两银子!贤儿啊,为父把大半个家业都卖了,就指望着你出人头地,你可不能令为父失望啊,谁他妈的说书院不收钱的,实在是太狠了,也就是他妈的不收小钱!”
    禇由贤并不知道,他家那位老头子为了让他进入书院,做出了在商场风浪多年间,都不曾做过的绝世豪赌,犹自在那里愤愤不平,总觉得书院教习们集体发疯了。
    书院一处幽静的小院之中,赵无昊惬意的坐在案桌前,上面泛着一沓银票,脸上带着几分满意,欢快的说道。
    “这钱实在是太好赚了,只是往书院里塞一个人,就能拿到二十万两银子,真是人无横财不富啊!”
    突然,一位书生的身影出现在了小院之中,赵无昊反应迅速,手在案桌上一抓,就将所有的银票都收了起来,脸上露出了无辜的神色,看向了大先生李慢慢,问道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李慢慢脸颊微微抽动,他没想到赵无昊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,如果是其他教习反映,他都被蒙在了鼓里。
    “你收了银子,将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弄进书院,我怎么能不来?”
    “没有的事!别瞎说!我可是清清白白的人,哪里会做出这种事情?”
    赵无昊好像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,怒气冲冲的一拍案桌,直接站了起来,不忿的质问道。
    “你有证据吗,怎么能信口开河,污蔑好人呢?”
    “李慢慢,枉我还将你当做知己好友,你居然如此看我,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    李慢慢看着倒打一耙的赵无昊,脸上的温和都险些保持不住了,目光在赵无昊的袖口处瞥了一眼,无语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你应该先把你袖子里的银票藏好,再解释也不迟!”
    赵无昊低头扫了一眼袖口,几张大额的银票露了出来,淡定的将其塞进了袖中,若无其事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刚刚你是看错了,那哪里是银票,只是我写的几幅字罢了!”
    李慢慢拿赵无昊无可奈何,这样堪比长安城城墙厚度的脸皮,不是他可以刺破的,只能将夫子的话搬了出来。
    “老师说了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
    “还有,你既然收了钱,就赶紧将讲经首座打发了,他总在书院之外徘徊,也不是办法!”
    赵无昊闻言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走到了李慢慢的面前,伸手一拍对方的肩膀,力气很大,十分爽快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早就想要领教悬空寺的手段了,上次那老和尚不战而退,让我很失望!”
    赵无昊的身影骤然消失,进入无距,目标自然便是讲经首座。
    无距是世间修行法门里最神奇的一种,是五境之上的惊世神通,如同御风,又如乘云,须臾便能翻山越岭,横穿诸国。世间再没有任何身法,能够比无距更快,哪怕是剑圣柳白的万里纵剑。
    看着十余丈外盘膝而坐的讲经首座,赵无昊身上衣衫微颤,灰尘缓缓飘起,神情显得得异常凝重,身体显得异常沉重,似不能再踏出一步。
    如果仔细望去,甚至能够看到赵无昊脚上的布鞋,并没有踩实地面,与泥土还有半寸左右的距离,却无法前进一分。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道颂经之声才缓缓响起,讲经首座盘膝而坐,手扶锡杖,庄容肃色,声若佛音。
    “如是我闻:三界皆无常,诸有无有乐,有道本性相,一切皆空无,无风亦无露,无雾亦无电,以此清静观,自彼身而起。”
    这段佛经,出自大慈虚卷。这段佛经,说的是赵无昊。
    随着佛音响起,四周的环境骤然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,春风不再吹过,空气都停止了流动,整个空间都陷入了冻结的状态
    周围一片寂静,尽皆安宁,天地万物随着佛音回到无数万年之前的原始状态,平静的令人感到心悸。在绝对清静的世界里,没有风如何能御风而行?没有露如何能踩露而飞?没有雾如何能穿雾而过?没有电如何能身法如电?
    赵无昊的身形便被迫悬停在这个清净的世界里,脚未沾地,然后缓缓落下,儒衫渐静,不再轻颤,脸色却无比的平静,似乎对自己陷入如此状态丝毫不担心。
    世间有法,则必有破绽,无距境界虽然玄妙神奇,但并不是无法可破的,讲经首座不愧是人间最顶尖的高手,世间万法,唯快不破,而最快的无距境,今天居然被人破了!
    赵无昊神色如常,似乎对讲经首座的手段并不感到意外,他伸出右手食指,在空中对准远处的讲经首座,横直竖划,劲如铁钩,这是一道神符,井字符!
    赵无昊强横的念力涌出,调动这天地间浩大汹涌的天地元气,春风骤起,一道道无形风刃如同世上最锋利的刀剑,漫天遍地,遮天蔽日,向着讲经首座的瘦弱的身躯涌去,整个天地元气都暴动了,撕碎了天上的白云,掀起地上的砂石,一瞬间,天地色变,变得无比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
    “如是我闻:三界皆无常,诸有无有乐,有道本性相,一切皆空无,无风亦无露,无雾亦无电,以此清静观,自彼身而起。”
    讲经首座的经文,在空旷的山野中不停回响,如钟声一般悠远,如木鱼声一般清静,如焚香声一般细微,如佛音一般深入人心。
    随着讲经首座的经文缓缓道出,天地间的狂暴元气,竟就像陷入了惰性状态一般,沉寂清静到无法调动的程度!
    声声经文入耳,赵无昊的识海都开始渐渐变得寂静起来,完全不想调动任何念力,身体逐渐放松,只想坐下听经,甚至就连体内的元气都变得平伏很多,开始变得缓慢!
    赵无昊脸上露出几分诧异之色,看着那名盘膝而坐的讲经首座,没想到这个老和尚居然还有这种手段,不愧是可以和夫子交手的存在,他缓缓开口说道。
    “言出法随!”
    一切皆空无,风刃都消散一空,完全不存在了,好似回到了人间最初的那些岁月里,那时候天地间也没有什么天地气息,那又从何调动操控天地气息。
    讲经首座是悬空寺至高者,他的弟子都要比戒律堂首座之类的大人物地位更高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悬空寺本就是替佛讲经之地。
    而讲经首座在五境之上,他有自己的佛界,所以他是人间之佛,他在人间讲的经文便是佛经,说的话的便是佛言,佛言,便是他这个世界的规则。
    世间无风,儒衫无风而动,赵无昊看着盘膝而坐的讲经首座,脸色淡定,带着意外的神情,说道。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能够修成这等境界。”
    讲经首座神色平静,眸光闪耀,看着赵无昊说道。
    “多年之前,我败于夫子之手,让我看到了更高的境界,这么多年,我不曾出悬空寺,夜夜读经不倦,最终才炼就了佛言。”
    讲经首座颂经数句,便能影响白塔寺周遭如此大范围的天地气息,以佛言在人间自行开辟一个世界,所展现出来的境界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    赵无昊也不得不再次承认,这位盘膝扶杖而坐的老僧,是他这一生所见过的除了夫子外,最强大的修行者,比夫子的弟子们加起来都要强大,不愧是在世之佛,佛门的至高者。
    佛经声声,山风停歇,空气凝滞,周围山野似乎变成了一片来自世界初始时的佛国,天地气息变得极为安宁,隐约与道门五境之上的某种境界相通,然而却又带着一股强大的镇伏意味,在这样的世界里,修行者无法操控天地元气,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。
    在人间佛的国土里,佛言如悠远钟声般不停响起,赵无昊依旧冷静无比,眸子里终于闪耀出了无上的锋芒,缓缓开口了。
    “士而怀居,不足以为士矣,佛而怀世,不足以称佛矣。”
    赵无昊的这句话语速很慢,显得文雅,他的声音还是如往常那般温和,显得很可亲,但他的语气却无比刚毅,锋芒毕露。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原本清静寂止一片的天地,忽然间发生了一些极微妙的变化,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噼噼啪啪细碎的破裂声。
    讲经首座神情骤然一肃,吃惊望向他,右手离开锡杖。渐有微风起于地面,如结冰的湖水开始荡起小圈的涟漪,青绿的杂草仿佛被根无形的线斜斜牵动,然后摆回,开始了第一次摇曳,佛国的世界被打破了。
    讲经首座脸上的神情显得极为复杂,他没有想到赵无昊的随口一言,便能破了自已的言出法随,将要毁掉自已的佛国世界。
    随着微风再起,青草摆动,天地间的涟漪渐渐扩大,讲经首座的神情愈发凝重,他伸出右手指向赵无昊,疾声道。
    “如是我闻:有山名须弥,其高十六万八千由旬,能填风暴海,能镇一应妖魔。”
    天地间先前静寂一片的天地元气,瞬间之间狂暴的卷动起来,普通人根本看不到,但修行者能够感知到,那些像厚重雨云一般的卷动,能感知到蕴藏在其间的恐怖力量,让人本能里产生极强烈的恐惧情绪,想要迫不及待的避开。
    狂暴的天地元气以难以想像的速度骤然压缩,然后变成一座有若实体的须弥山,破空而出,轰向赵无昊的身体!
    山野间依然安静,没有任何声音响起,赵无昊却觉得仿佛有一座无形大山已经压到自已的双肩之上。
章节报错(免登陆)
猜你喜欢: 武碎星河 嫁给铁哥们 陆漪贺琰 九转星辰诀 末世剑仙在都市 恶魔校草的溺宠:甜心咬一口 罗布泊的呼唤:梦回楼兰 封少的穿越小娇妻 我有一座随身农场 战争宫廷和膝枕,奥地利的天命 西游:人在天庭,朝九晚五 我的替身是史蒂夫 溺爱成狂:冷少独占小妖精 夺嫡带上猫 神秘老公,太危险! 傲娇帝的小懒妃 美人鬼骨 带着农场混异界 魔王美食屋
验证码: 提交关闭